《国际商事合同通则》不是示范法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刘佳殷; 来源:www.giprs.org;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 2009/05/28


(三)《国际商事合同通则》不是示范法

制定示范法是美国等国家国内法律统一化的重要方法。[①]示范法在《布莱克法律词典》中的解释为“示范法是指由美国统一洲法全国委员会指定的法案,推荐给各州作为立法时的指南,由其借鉴或采纳。”[②]

有学者认为,《通则》是国际商事合同领域的示范法。但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

可以说,示范法是典型的“软法”。在国际商事立法与实践中,“软法”通常是指国际组织或民间学术团体制订的旨在调整国际商事交易中特定范围内的关系规则。[③]“软法”本身没有法律上的拘束力,但是可以通过一定的程序或满足一定的条件,使之转化为具有法律的拘束力。[④]

虽然,在法律性质上,《通则》属于“软法”(Soft Law)的范畴。[⑤]但是,由于《通则》适用范围远大于示范法,并不属于示范法之类的“软法”。典型的示范法包括:推行并取得显著效果的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于1985年主持制定的《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1996年主持制定的《电子商务示范法》等,其适用的主体大多限于国家。然而,《通则》的适用范围远远大于这种示范法,可以直接由各商事主体约定适用。《通则》的优点之一,即其普遍适用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这一点来实现的。

在《通则》序言中表示,“通则也可作为国内和国际立法的范本”,《通则》的示范作用取决于其国际合同法重述的性质、它的编纂方法和目的。作为总结归纳了合同法一般原则和规则的国际重述,《通则》在国际商事合同领域具有极高的示范和指导作用。但是,绝不能因为《通则》具有示范作用而将《通则》等同于示范法。《通则》有别于公约和示范法,是对国际商事合同领域的一些基本原则、惯例和习惯性做法的系统表述。[⑥]

由此,我认为《通则》并非示范法。

(四)《国际商事合同通则》不是国际商事惯例、示范法、国际合同法重述等的结合

有学者认为《通则》是国际惯例或示范法,还有部分学者甚至认为《通则》既是统一法又是国际惯例,还是示范法,[⑦]还有学者认为,《通则》既是国际合同法的重述,又是国际惯例,还是示范法。[⑧]

我不认同这些观点,《通则》不是国际惯例、示范法、国际合同法重述等不同形式文件的简单结合。显然,正如我之前所述,《通则》不是国际商事惯例,同时《通则》不是示范法的观点,自然《通则》不会是这两者的结合。《通则》具备国际惯例的各种特点,以及类似示范法的对国际商事合同制作的示范作用,但既便如此,《通则》本质上是国际合同法重述,其特点和作用仅为其性质、本旨、本质所必然产生、衍生之物而已,并不能简单地将之叠加处理,而忽略了它的本质。

(五)《国际商事合同通则》不是国际公约

极少学者存在《通则》是国际公约的观点,但是,我认为《通则》不是国际公约。[⑨]

《通则》不具有公约的基本特征,国际公约是国家、国际组织等国际法主体或其相互之间制定的法律文件。然而,《通则》是仅由国际统一私法协会主持起草的,没有国家、其他国际组织参与其中。国际公约对其缔约方明确设置权利与义务,而《通则》主要由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选择适用,没有为任何国家或者国际组织创设权利与义务。因此,《通则》显非国际公约。

综上所述,《通则》不是国际惯例或示范法,不是两者的结合,亦不是国际公约,而是国际合同法重述。《通则》对合同法一般原则和规则的“国际重述”,是国际商事合同法统一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通则》对国际商事合同的制定具有极大的示范和指导作用,并且具备通用性、稳定性、重复性、准强制性、效益性等优秀特点,是当今世界上一部极具现代性、广泛代表性与权威性的国际合同法重述。


[①] 曾涛:《示范法比较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北京,2007年5月第一版,第1页。

[②] Bryan A. Garner (ed), Black’s Law Dictionary (Seventh Edition), ST. PAUL, MINN, 1999, p. 1019, p. 1531.

[③] 赵秀文:“论软法在调整国际交易中的作用”,陈安主编:《国际经济法论丛》(第2卷),法律出版社,北京,1999年版,第230页。

[④] 宋利军:《全球化背景下合同法国际统一的最新发展——简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2004>》,载于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5年第2期,第110页

[⑤] 杨万顺:《PICC对于CISG的创新性思考》,载于《工会论坛》第14卷第4期,2008年7月。

[⑥] Klaus Peter Berger, The Creeping Codification of the Lex Mercatoria,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1999), pp. 152-154.

[⑦] 张玉卿:《一部现代、统一之合同法》,载于北京仲裁,2005年第2期,第25页。

[⑧] 左海聪:《试析<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的性质和功能》,载于现代法学,2005年第5期,第177-178页。

[⑨] Michael Joachim Bonell: The UNIDROIT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Contracts: Why? What? How? 69Tul. L. Rev. 1121. p.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