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软件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仲奕, 刘佳殷; 来源:www.giprs.org;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 2010/05/14


在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件审理过程中,若涉案软件已经退市应如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若侵权人在诉讼程序启动后购买涉案软件的升级版本是否影响对侵权事实以及赔偿数额的认定?以下案例重述将就此类问题进行探讨。

一、案件一审简介

原告诉称:原告是涉案软件的版权所有人。2008年某日,Z省版权局检查发现被告经营场所内2台计算机各安装了1套涉案软件。被告未经授权复制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软件并进行商业使用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侵权;2、赔偿经济损失;3、请求给予民事制裁;4、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被告在2003年购买了一套涉案软件[1],公司改变经营范围而不需要使用该软件。被告在本案审理期间又购买了前述软件的升级版,价格远远低于原告的诉讼请求,即使被告构成侵权,承担的赔偿责任只能以其购买的升级版软件价格作为依据,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争议焦点为:1、原告指控侵权事实是否能够成立;2、被告应如何承担民事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涉案软件系原告开发完成的软件作品,并于2004年某日在美国版权署进行了版权登记。2008年某日,Z省版权局会同Y市版权局对被告公司内使用安装电脑软件情况进行检查,共检查到两台计算机安装了涉案软件。2008年某日,被告从C公司(原告的产品代理销售商)处购得其早期购买的涉案软件的升级版。

一审法院认为:1、原告对涉案软件享有著作权。被告不能证明涉案软件的合法来源或原告的合法授权,其作为某种产品的设计制造企业,在生产经营场所内计算机中安装涉案软件(一款专业设计软件)是对涉案软件的商业性使用,侵犯了原告的软件著作权,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软件著作权人的损失可以相当于其正常许可或者销售该软件的市场价格。但由于计算机软件的市场销售价格随着软件版本的不断升级而逐渐降低并最终退出市场。另,被告在本案审理期间购买的涉案软件的升级版软件仅是涉案软件数据包中的很小一部分。被告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将根据上述参考因素综合予以确定。[2]

3、被告已删除了相关侵权复制软件,对原告要求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4、由于被告侵权行为情节相对较轻,且已停止侵权,并继续购买了原告的正版软件,判决被告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足以弥补原告的损失,故对原告要求给予被告民事制裁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并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二、案件二审简介

上诉人不服一审判决,向Z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原审被告)诉称: 1、涉案软件系实习员工个人学习使用,上诉人未将其用于商业使用,没有侵犯被上诉人的著作权。2、一审判决的赔偿额过高。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侵犯了被上诉人涉案软件的著作权,且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额适当。

综上,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三、审判要点重述

1.涉案软件已经退市应如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

通常而言,软件著作权人的损失可以相当于其正常许可或者销售该软件的市场价格。由于涉案软件已经退市,若直接根据涉案软件同期市场价格或者其升级版的当前市场价格来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均不能准确反映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本案法官在综合考虑软件同期市场价格、购买相关软件的当前市场价格、侵权性质以及商业软件销售的一般规律等因素,对侵权软件同期市场价格进行酌减后确定了赔偿数额。

2.侵权人在诉讼程序启动后购买涉案软件的升级版本是否影响对侵权事实以及赔偿数额的认定?

侵权人在诉讼程序启动后购买涉案软件的升级版本属于事后补救行为,并不影响对侵权事实的认定。对于是否影响赔偿数额的认定,我们认为应该根据以下条件区别对待:

假设:R1、R2、R3都是权利人的软件,并且R2、R3是R1的升级版软件;

条件1:若侵权人在购买R1后未经许可使用R2,在诉讼程序启动后购买了升级服务获得了R3的授权;

若侵权人仅以升级价格作为证据,以此作为涉案软件的赔偿计算标准,未必能获得法官的支持(本案一审、二审法官均未支持该抗辩事由)。

若侵权人以已购买升级软件作为证据,要求法院在认定赔偿数额时予以折抵或扣除,是否能够获得法官的支持,我们认为还应当进一步做以下分析:

条件2:若侵权人在购买R1后未经许可使用R2,在诉讼程序启动后基于R2购买了升级服务获得了R3的授权;

我们认为,由于侵权人对R2并无合法授权,无权从S2升级到S3,故该购买行为对于赔偿数额的认定没有实质性影响。

条件3:若侵权人在购买R1后未经许可使用R2,在诉讼程序启动后基于R1购买了升级服务获得了R3的授权;若R1升级到R2与R1升级到R3价格基本相当,侵权人以已购买升级软件作为证据,要求法院在认定赔偿数额时予以折抵或直接要求免除其赔偿责任;

我们认为,法官应该会考虑采纳侵权人上述抗辩事由。根据相关法律与司法解释规定[3] [4] [5],我国知识产权赔偿制度是以赔偿实际损失为原则,若侵权人的事后补正行为使得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已经得到弥补,让侵权人继续承担赔偿义务则于法无据(权利人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明显高于销售该软件的市场价格,以及民事制裁等因素应另案讨论均不本文考量之列)。

此外,在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被诉侵权人通常会抗辩涉案软件属于合理使用或者属于员工个人侵权行为,当侵权人在业务上确需使用涉案软件,并且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涉案软件系合理使用或者属于员工个人侵权行为,亦未能证明其获得著作权人的合法授权或具有涉案产品的合法来源时,法院通常不会采纳侵权人的此类抗辩事由。

  1. 二审查明被告于2003年购买的软件非涉案软件,所购买的软件版本低于涉案软件版本。
  2. 经查明,正版涉案软件一审时已经退出市场。
  3. 《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侵犯软件著作权的赔偿数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确定。”
  4.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5.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可以根据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复制品发行减少量或者侵权复制品销售量与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乘积计算。发行减少量难以确定的,按照侵权复制品市场销售量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