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确认识人类与动物关系下,论活熊取胆的是与非 —— 华政师生对话系列(二)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胡岸; 来源:www.giprs.org;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 2012/03/06

胡岸 华东政法大学研究生 2012年3月6日

学生: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引发公众的直觉性疑问,我也这样认为,人为何有权杀害动物?动物的生命不应得到法律的保护吗。归真堂凭什么对熊进行取胆活动呢?

教授:当今,人类是自然社会的主体,动物、植物等虽有生命,但它们只是供人类支配的客体,如同所有的社会资源一样,处于被用来开发、利用,以提高和改善人类自身的生活质量。 人类处理与动物的关系,首先是利用,经典故事东郭先生与狼,虽然它被喻为不能同情敌人,然这一故事告诉我们,在处理人与动物关系时,不应象东郭先生那样,颠倒主、客位置。我想没有一个人会接受,在两者必取其一时,坚守宁可自己死,而让动物活着得观点。因为人的生命永远高于动物的生命,这种高于不仅是个体的,也是社会的。其次,是有限的保护。所谓有限的保护,是指在不威胁人类,包括个体生命、财产安全的情况下,为了保护社会自然生态的平衡,为避免人类在现代装备的配备下,很容易造成某类动物灭绝的情形,通过法律的手段,对动物作出不同级别保护规定。有的动物禁止任何的猎杀和捕捉,有的则需在经过政府许可后,方可实施。该法被称为《野生动物保护法》。未被该法列入的动物,则可有人类,在不违法律的情况下,对动物行使物的所有权,包括对他们作出实施事实处分和法律处分。前者如屠宰,后者如转让。

学生:按您上面的分析,动物不具有与人类平齐平坐的另一类主体的资格,那么,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宗旨是什么呢?

教授:野生动物虽被法律保护,但它是不能和人权保护法相提并论的。立法保护野生动物,不是因为动物与人类一样神圣而给予保护,而是为了人类利益不受人的过度行为而受到自然生态失衡的伤害,立法才制止人们的乱捕、乱杀动物的行为。众所周知,在工业革命前,人类与食肉动物间的关系,人类处在较弱的地位,中国历史上武松打虎的故事,是一个两者关系中非常例外的事件。在那种情形下,人类是不用担心,老虎会因人的行为而灭种。当社会步入工业革命后,枪支的发明,使人类与食肉动物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任何食肉动物都无法与人类对抗。人类开始担心,在利益诱导下,食肉动物有可能因人类的过度猎捕行为而灭种。 自然界是有各物种共同构成的,各物种之间遵循这物物相克的原理,共处于同个大自然中。如果某一物种因人为原因而灭种,它会破坏能量守恒的自然规律,当某个物种,因克其的物种被消灭,其势必会不受牵制的繁殖,这一结果就会导致自然生态的失衡,这一失衡终影响人类自身。因此,为保护人类自身利益,便有了保护野生动物、森林、河流、草原、环境等资源的立法。所以,正确意义上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不是简单地为保护动物,而保护动物,她是立足于保护人类自身。上述认识,对处理人类与动物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学生:我和质疑归真堂活熊取胆的人一样,认为归真堂的行为非常残忍。黑熊长期被关在笼子里,身穿铁衣,身体又被导管强行插入,这样的生活状况是很凄惨。

教授:如果用对待人的标准,来看待归真堂的行为,自然会得出上述结论。如果这一观点成立,那么,动物园里被置于铁笼子内的动物,不也应被认为是不够人道了吗?长期限制它的天性,强行地将其关在一个笼子里,动物愿意吗? 我认为黑熊在归真堂和在动物园,他们所受到的对待,只存在形式和程度的区别,但本质都是一样的。一个是被利用来,向人类普及动物知识,一个是被利用来制造某种产品,服务于有需要使用这些产品的人。

学生:质疑归真堂行为的人认为,活熊取胆的行为很不道德、很不人道,不符合伦理道德。您对这一问题如何看呢?

教授:道德、人道和伦理都是人类社会处理相互关系的准则。不论是中国社会,还是西方社会都有着共同或相似的看法,比如忠诚、友善、诚信、正义等等。这些规则应只对人类有效,违反了或受到舆论的谴责,或受到法律的制裁。比如对负有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义务的人,不论是故意,还是过失,如几天将老人和孩子关闭在室内,未履行照顾他们,给他们吃、喝的义务,导致了某种后果产生。此人必会被社会扣以狠心,没良心等骂名,同时,他(她)还会因后果的严重性,而遭到法律的制裁。相反,如果,此类情况发生在某人所拥有的宠物或动物身上。这只能成为当事人的隐私,别人不仅无权窥视,也无权擅自传播。所以,人类的伦理道德规定是不适用于动物的。 至于那种希望动物能享有类似人权的想法,目前还只是部分非常热爱动物的个人或这一群体的想法。在没有被立法采纳前,他们只能自己身体力行,而无权要求他人也必须和他们一样热爱、对待动物。

学生:质疑归真堂行为的人认为,将人类对动物的行为分成对生活必须的和对生活非必须的。前者,如杀鸡杀猪,属于必要的残忍,可以容忍;后者,如取熊胆,属于不必要的残忍,或者说奢侈性的残忍,尤其是归真堂卖的也不是药,熊胆制品属于高端消费市场并非生活必须,人类并没有为生存必要而不得不为,因此,这种取胆活动,跟杀鸡杀猪的残忍程度不同,应不能容忍。您如何看待呢?

教授:现代文明社会对人的行为能否容忍的界限,是该行为对人类社会是否有危害。对那些有危害的行为,根据行为的危害程度,或用法律禁止,如醉酒驾车入刑、老板欠薪入刑等,或用法律限制,如公共场所不准吸烟,重大转染病患者被限制自由行动等。 对人类在法律不禁止、不限制的范围内,公民或法人是选择从事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事业,还是选择从事那些只有少数人有需求的,即所谓的奢侈品事业,这是个体行为自由的范畴,他人是无权干预的。如果强行某人按照某一舆论或某一群体的倾向去改变他的原先行为,这与现代文明社会的自由原则是格格不入的。如果坚持这种做法,那就与法律所禁止的暴力行为就不远了。

学生:质疑归真堂得人还认为,活熊取胆行为反映了人类自身的掠夺性和野蛮性,出于社会道义和人类文明的需要也不该提倡。

教授:称活熊取胆为掠夺,属于定性不当,掠夺是抢他人所有的财产。基于熊只是客体,所以,对熊来说,就不存在法律意义上掠夺,无论是取其胆,还是谋其皮。 至于野蛮,其实,人类对待动物从无“文明”可言。一切以服从人类需要为前提,或采关押或采杀戮。对待这些情形,人类只是见惯而不怪罢了。从羊的身上剪取羊毛,从牛的身上挤下牛奶,从貂的身上剥取貂皮,从深水鱼中谋取鱼油。人类除从动物身上谋取利益外,还在动物身上,为产品做各种安全性试验。上述人类行为哪一项能符合动物的心意,哪一项不符合字典上所列的“野蛮”的词义? 人类文明,反对野蛮,是反对一部分人对某人或对另一部分人采取的与人性相反的各类暴力行为。它不包括动物。

学生:质疑归真堂的人,以《公司法》第五条规定的“公司应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能违反社会公德。”认为归真堂作为企业,没有承担其社会责任。

教授:归真堂实施的活熊取胆行为的性质是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属于企业的经营范围,法理上称企业的权利能力。公司法第五条所说的社会责任。是指公司在存续期间,应自觉履行法律规定的各项义务。比如公司的纳税义务、公司的记账义务,公司的支付劳动报酬义务,公司的生产不得污染环境的义务,公司产品宣传不得欺骗消费者的义务,公司不得拖欠债务的义务,等等,这些法律上规定的义务,业界将它们统称社会责任。评判前者,通常是说合法经营,还是非法经营。《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2条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因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等特殊情况,需要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需要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可以凭驯养繁殖许可证向政府指定的收购单位,按照规定出售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进入市场的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应当进行监督管理。” 归真堂具备了上述手续,那它就在合法经营范围内。如果不具备,则属于违法经营。评判后者,主要看其是否履行了各项义务。分清了,就能避免犯指责不当的错误。

学生:归真堂称黑熊毫无痛苦根本没有依据,导管插入身体怎么可能不痛苦呢?但一些救助中心的熊由于曾长期被取胆,而患多种疾病,足以证明这种取胆方式对熊有严重伤害。

教授:动物有无痛苦,人类难以体会。由于动物不能说话,人类只有通过动物的肢体和叫唤来猜测动物的感受,但它毕竟只是猜测而已。客观地讲,归真堂的取胆汁导管进入熊体,一定会刺激熊的机体,但它是引起人类感觉的痛苦,还是兴奋,人类无法感知。就此而言,归真堂以熊没有痛苦,为其取胆汁行为合理性辩解,不仅答非所问,也极欠说服力。 相反,质疑方认为有些黑熊曾长期被取胆汁,患有多种疾病,便以此得出结论说,足以证明这种取胆汁方式,对熊有严重伤害。熊被取胆汁后,出现疾病。是不能当然地推导出,取胆汁就是所生疾病的原因。在没有兽医诊断致病原因前,人们只能是怀疑。将怀疑当结论,显然是不符合论证规则的。

学生:由于舆论的一致批判,归真堂上市应该停止,否则,是不良导向。

教授:归真堂谋求上市,是归真堂的权利。其上市申请能否被审核通过,属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范畴。其判断的依据是国家的法律,不是社会部分群体的感情。质疑人士以自己对事件的看法,要求政府机关如何如何,这是一种不理智和过于冲动的举动。因为,当政府机关依法作出了与质疑不一致的决定时,先前的质疑性质,会被无形地转化成与政府机关对立的情绪,这对健康的社会秩序是非常不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