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航空限乘“黑名单”与反垄断法的拒绝交易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沈幼伦; 来源:www.giprs.org;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2008/05/30


春秋航空为了对付因旅客不满其班机延误的处理,不离开飞机之乘客,除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同时,还采取将这些乘客列入该公司的黑名单上,拒绝向这些旅客再次提供航班机票。春秋航空这一招一经披露 ,立既引其社会的激烈反响,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两相争得不可开交。然根据2007年11月28日新民晚报A6版的《你“霸机”下次不让你坐飞机》一文中所提及的民航华东管理局及采访律师的观点来看,却都认为“这是企业自主行为”、“乘客拥有公平交易权,春秋航空作为一家公司同样拥有这个权利,可以选择是否和对方签定航空合同,即出售机票给对方”据此,本文就春秋航空,拒绝向“黑名单”者提供机票的做法是否违法,发表以下看法。

市场经济中的经营者根据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被划分为非垄断经营者与垄断经营者,反垄断法第19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对非垄断者而言,其享有合同法赋予自由订立合同的权利,其中包括选择交易对象的自由。而对垄断者而言,反垄断法则对其本可享有的合同自由权利作出了诸多的限制,其中拒绝交易行为就是限制措施之一。我国反垄断法第17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二)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所谓拒绝交易是指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却拒绝消费者的购买货物,或购买服务的要求。反垄断法之所以规定垄断者不得拒绝交易,这是因为垄断经营者已占据市场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市场份额,如果仍按合同法赋予其享有订立合同自由的话,那么,消费者就无法获得这一商品或服务,从而影响其正常的生活和生产。或者为了达到该商品或服务,不得不顺从垄断者的不合理要求。所以,反垄断法规定当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时,其不得实施拒绝交易的行为,如其实施了该行为,相关当事人可根据反垄断法第38条规定,向国家反垄断执法机构报案,由反垄断执法机构立案调查,决定是否构成垄断行为,构成垄断行为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可对实施垄断行为者作出处罚,相关当事人也可依此决定,根据反垄断法第50条规定,提起因该垄断行为造成自己损害赔偿的民事诉讼。

从上述分析中,春秋航空制定黑名单的行为并不违法,但其实施的当黑名单者再次向其购买机票,拒绝提供的行为则涉嫌反垄断法的拒绝交易,能否认定春秋航空的不向黑名单者出售机票的行为是否符合反垄断法规定的拒绝交易行为,就看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即是否具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市场份额。从法律条款的文字上看,人们很容易得出:春秋航空是中国民航中的小弟弟,其怎么可能拥有中国民航市场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市场份额呢?然这种对市场份额的认识是非常肤浅的。反垄断法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规范有序的市场竞争,其并不是单以全国市场作为分析市场份额的唯一依据,它引入产品细分市场的理论和地域市场的理论。所谓产品细分市场是指将某一类产品,根据其具有的特殊功能,再对该产品予以划分。如将彩电市场进一步划分为平板彩电和液晶彩电,计算份额时,仅以平板彩电或液晶彩电为计算客体,某个生产液晶彩电的经营者,也许其在整个彩电中的份额不大,但可能在液晶类彩电中的份额大于百分之五十,那么,她就具有液晶类彩电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所谓地域市场是指根据某一产品在特定的区域的销售作为统计市场份额的单位。以小汽车为例,目前中国各小汽车经营者,在全国市场份额中,旗鼓相当,或某一两个略有胜出。但如果将其置于不同的地域市场,则情形大不一样,如以东北地区为一地域市场,那么,也许某一经营者的份额就会急剧上升,当其份额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时,那么,这个经营者就在该地域市场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不论是产品细分市场,还是地域市场,只要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在行使合同权利时,就需受到反垄断法的限制。同理,春秋航空在全国民航市场中的份额也许不大,但其在某一偏僻的航线上呢?或者以普通客票和廉价客票作为航空市场的划分,其在廉价客票类的民航市场上呢?都脱离不掉市场支配地位的干系。据此,本文认为春秋航空限乘“黑名单”是涉嫌反垄断法所规定的拒绝交易行为。

如果我们再从春秋航空限乘“黑名单的起因上分析,则更能看清春秋航空限乘“黑名单”背后,所隐含的迫你就范的垄断本质了。乘客之所以与春秋航空之间爆发如此激烈的“霸机”冲突,其实是源于春秋航空单方声称的,因其是廉价航空,所以一旦发生航班延误,春秋航空都不作赔偿的规定。从法律上分析,飞机延误属于合同违约,除非延误是不可抗力之因素造成的,提供运输服务方应承担违约责任。这是国际通用的法律规则。现在,春秋航空却要以因其是“廉价航空”来颠覆这一国际通用的法律规则,既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延误,一律不做赔偿,这怎么能不受到在国际通用法律规则下熏陶的乘客的抵制呢? 再分析春秋航空不承担非不可抗力造成飞机延误的赔偿,是因为其是廉价航空的理由,难道廉价航空就可以剥夺相对方追究延误的违约责任吗?廉价航空产品的推出,究竟是春秋航空不计利益的慈善行为,还是为了追求航空公司利润最大化的营销策略呢?应该说它是春秋航空公司作为民航的后起者,追求在该市场份额的一种策略,是从公司利益出发的。这一策略的实施也确实给消费者带来了实惠,它如同任何一个新产品给消费者带来实惠一样,然而,是否因为它给消费者带来了实惠,其就可以豁免其应尽的法律义务呢?就可以将其本身应承担的法定义务转移给合同的另一方吗?非不可抗力造成延误就是合同的违约行为,作为提供航空的服务方应自觉向乘客赔礼道歉并给予适当的补偿,而不是依据单方的申明,盛气凌人驱赶乘客下机,如是这样,乘客不“霸机”才怪了。现春秋航空推出限制黑名单乘客坐飞机,其迫使乘客必须服从其对非不可抗力不予补偿的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由此可见,限乘黑名单之举,实是强令乘客服从其延误一律不予补偿之单方声明。对这样的做法,理性社会应该接受吗?

我们的假设是建立在霸机者是因为航空服务未能正确处理航班延误而引发的,非乘客故意霸机的行为。但我们也不排除,有个别别有用心之徒,利用航班延误制造、扩大事态,对此现象,我们认为从对社会负责、对航空业负责的角度出发,航空公司也不能以这样的方法来处理,因为这些别有用心之徒不是冲着某航空公司而来的,而是冲着破坏社会经济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破坏法律制度而来的,对此,航空公司应象每个公民在某一犯罪发生时,都负有报告司法当局的义务一样,立即报告司法当局,并督促司法部门对这些不法行为严加惩处,只有司法部门对这些违法行为依法作出了制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上述别有用心之徒的“恶意霸机”行为,保证航空秩序的健康发展。由此可见,无论“霸机”是何种性质,都没有给春秋航空公司可以实施拒绝对“霸机”者提供服务的合理理由。限乘“黑名单”之举措值得制定者再度审慎定夺。

作者: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沈幼伦

邮址:alan@runhelaw.cn 手机:13311726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