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证据规定解读之二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沈福俊; 来源:www.giprs;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2008/05/27


当事人补充证据与法院调取证据

在行政诉讼中,法律在规定行政诉讼当事人必须依法承担举证责任的同时,还规定了当事人对证据的补充问题。行政诉讼法第34条第1款规定:“人民法院有权要求当事人提供或补充证据。”这里的当事人,既包括原告,也包括被告及第三人。当事人在法定的举证期限之后提出的证据为补充证据。而且,法律在遵循由当事人举证规则的同时,还赋于人民法院有依职权调取证据的权利。行政诉讼法第34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行政机关以及其他组织调取证据。”这是当事人举证制度的补充,是在对当事人举证不能的特殊情况下所设定的一种司法救济制度。但在实践中,由于法律对当事人补充证据和法院调取证据的条件、内容等问题未作出明确规定,导致各地的做法不一,甚至在个别情况下偏离“对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这一行政诉讼基本原则,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诉讼证据规定》对这一问题作出了细化规定。

一、关于当事人补充证据的规定

1.被告根据原告或第三人提出的新的理由和证据,可以补充提供证据。行证诉讼证据一般应当源于行政程序之中,但是,如果原告或第三人在行政诉讼过程中提出了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的理由或证据的,可以允许被告对此补充相应证据。对此,《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2条规定:“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的反驳理由或者证据的,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可以在第一审程序中补充相应的证据。”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原则上,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和规范性文件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相应的证据。但是,鉴于行政程序法律规范的不完善和行政管理水平不高,难以绝对认定在答辩期后提交的证据一律无效。而且,在实践中,确实也有一些相对人在行政程序中或是不依法行使抗辩权利,或是因客观情况而无法提出抗辩理由或证据,而是在诉讼中提出,从而使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毫无准备,此时应当给予被告一个补充证据的机会,以对抗相对人的临时抗辩。理解该条时应注意:1必须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不能自作主张在举证期限之后补充证据;2必须在一审程序中补充;3补充提供的证据也必须是在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收集的,不能是在诉讼中自行收集的。

2.对当事人之间无争议但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法院可以责令当事人提供或补充证据。在诉讼中,凡当事人无争议的是事实,通常可以不经过法庭辩论而径直作为裁判的基础,但是,当事人这种行使诉讼权利的行为如果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利益或者他人的合法利益,法院则应予以干预,可以责令当事人对这种事实提出相关证据。《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9条对此作了规定:“对当事人无争议,但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人民法院可以责令当事人提供或者补充证据”。

二、关于法院的调取证据权

在行政诉讼中,法律没有规定人民法院有调查收集证据的义务,而是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行政机关及其他组织、公民调取证据。然而,在审判实践中如何掌握、运用调取证据的做法不尽一致,个别地方存在法院代替当事人取证、举证的现象。为了规范人民法院的调取证据行为,《行政诉讼证据规定》对行政审判实践中法院的调取证据权作了详细规定。

1.对于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认定的,法院有权调取证据。前已所述,对于这一类情况,当事人无争议的,法院可以责令当事人补充证据。当这种补充不能实现时,为了查明事实,维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人民法院应依职权调取证据。

2.涉及有关诉讼程序事项的,法院有权调取证据。这里主要是指法院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程序性事项。规定这种情形的目的主要在于维护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使审判权的行使符合公正与效率的要求。

3.原告或第三人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这些证据主要是指:1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而须由人民法院调取的证据材料;2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证据材料;3确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证据材料。如医院出于为病人保密或银行出于对储户的保密而拒绝提供相应证据,可以申请法院调取。要注意的是,原告或第三人向法院申请调取证据,一是必须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申请书;二是能够提供确切线索;三是法院不允许调取的,可以在收到不许调取通知书之日起3日内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法院应在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5日内作出答复。

4.对法院调取证据权的限制。根据规定,人民法院不得为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调取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收集的证据。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收集相应证据,说明其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如果到了诉讼阶段,由法院帮其收集,从而证明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这将严重违背行政诉讼的宗旨。因此,这一规定具有相当重要的现实意义,它一方面再次明确了被告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只能由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收集并在行政诉讼举证期限内提供,另一方面也消除了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和法院“官官相护”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