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证据规定解读之五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沈福俊; 来源:www.giprs;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2008/05/28


行政诉讼证据的审核与认定

一、审核认定证据的原则

根据规定,法院审核认定证据的原则,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

2、对证据进行全面、客观和公正的分析判断,准确认定案件事实。根据《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54条,明确了以下四个方面:其一,法官审查证据,应当遵循逐一审查和综合审查的要求。逐一审查是对每一份证据进行审查,以明确单个证据所证明的特定事实;综合审查是对全部证据的相关性进行审查,以证明证据之间的逻辑联系。其二,必须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这就要求法官在审核证据时,应具备特殊品行操守和遵循职业道德准则,刚正不阿,以维护司法公正和法律尊严。其三,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这一内容要求法官应当运用科学的理性思维和日常生活中领悟的事物客观规律分析问题,从而对证据作出科学判断。其四,全面、客观和公正地对证据材料进行判断。法官审查证据,不能偏听偏信,或以偏概全,应保持中立立场,坚持以事实为依据进行判断,从而确定证据材料与案件事实之间的证明关系。

3、审查证据的合法性和事实性。第一,法院应从证据是否具备法定形式,证据的取得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章的要求,以及是否有影响证据效力的其他违法情形三个方面审查证据的合法性。第二,法院应从证据形成的原因、发现证据时的客观环境、证据是否为原件(原物)以及复制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提供证据的人或证人与当事人是否有利害关系以及影响证据真实性的其他因素等方面对证据的真实性予以审查。通过审查,以明确证据是否真实和合法,从而进一步确定证据是否可以被采用的问题。

二、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证据材料

《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57条列举了九种不能作为定案证据的情形,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违法获取的证据。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材料,以偷拍、偷录、窃听等手段获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证据材料以及以利诱、欺诈、胁迫、暴力等不正当手段获取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这是关于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规定。并非一切以偷拍、偷录、窃听等手段获取的证据都应被排除,其是否能作为证据,还应考虑这种手段是否侵害了他人合法权益。例如,交通管理部门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其违反交通规则的录像资料,因未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仍可作为定案证据。第二,超出举证期限失权的证据。当事人应当在法律和司法解释确定的期限内举证,无正当理由超出举证期限提供的证据,则失去证据效力,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第三,未履行特定证明手续的证据。对于在国外或者在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形成的证据,如未能办理特定证明手续(如公证、认证)的,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第四,真实性无法确定的证据。

《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58条在上述列举的基础上,又强调规定“以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这就进一步明确了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强调了证据规则以法治为基点、以人权保障为目的的价值取向。

此外,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提供证据,原告依法应当提供而拒不提供,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纳。但如果在行政程序中被告未要求原告提供而导致原告未能提供的,原告在诉讼阶级才提供的,法院可予以采纳。这也符合《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2条的规定。

三、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1、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被告收集的这类证据,违背了“先取证,后裁决”的行政程序规则,因而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2、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因这类证据违背了行政程序的基本准则,当然不能成为认定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3、原告或第三人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未作为具体行政行为依据的证据。

4、复议机关收集和补充的证据或者被告行政机关在复议程序中未提交的证据。

5、对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采纳但原告或第三人有证据证明其违法或错误的鉴定结论。

四、证据效力的认定规则《行政诉讼证据规定》依据最佳证据规则,对行政诉讼证据的效力认定规则作了规定,第一,国家机关以及其他职能部门依职权制作的公文文书优于其他书证;第二,鉴定结论、现场笔录、勘验笔录、档案材料以及经过公证或者登记的书证优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第三,原件、原物优于复制件、复制品;第四,法定鉴定部门的鉴定结论优于其他鉴定部门的鉴定结论;第五,法庭主持勘验所制作的勘验笔录优于其他部门主持勘验所制作的勘验笔录;第六,原始证据优于传来证据;第七,其他证人证言优于与当事人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提供的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第八,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优于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第九,数个种类不同、内容一致的证据优于一个孤立的证据。这一规定,为法官在判断不同证据的证明力时提供了方向性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