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某区政府豪华奖品促销措施与反垄断法中的排除、限制竞争

来自GIPRs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沈幼伦; 来源:www.giprs.org; 源语言:中文

发布日期:2009/04/25


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四款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垄断)的经营者,不得实施"无正当理由"的"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市场经济是倡导、鼓励市场竞争的经济。反垄断法的上述规定,就是禁止具有市场地位的经营者,通过各种手段实施上述行为,即让相对交易人只与自己或指定的经营者交易,不与同行业的其他经营者进行交易,以追求迫使同行业的竞争者向其屈服称臣,或迫使他们因无法忍受产品结压、资金链短裂,而不得不关闭,并退出市场的结果,从而达到巩固其市场支配地位和获取垄断的超额利润的目的。

我国市场经济,刚刚迈出发展的步伐,短短三十年的历史,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就市场主体而言,仍处在快速发展阶段。面对幅员辽阔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和13亿人口的内销市场,除了那些由国企经营的、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产品或服务外,一个企业企图通过其自身的发展,获取市场支配地位,或者由几个企业联合,通过实施反垄断法所禁止的行为,包括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行为,追求限制、排除竞争的结果,谋取超平均利润的超额利润,犹如"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现存的市场经济中就不存在反垄断法所禁止的行为,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的现象。基于中国经济的现实,上述行为将以中国的特有形式表现出来。

我国曾一度实行计划经济,政府直接指挥经济,各地政府为了保护本地经济,往往不惜牺牲市场竞争,即使在经济体制改革后的若干年,我们仍不时地耳闻目睹政府发布文件,直接的指定本地相对交易人与本地的企业进行交易。如有的地方政府规定本地的出租车公司,只能购买本地企业生产的小气车;有的地方政府规定本地企业如举行宴请,必须使用本地企业生产的酒类食品;还有的地方政府主观上为了避免交通拥挤,限制小排量汽车入市,而客观上却打击、排挤了小排量汽车的经营者,将他们排除在该地小汽车竞争市场之外,无意之中排除和限制了市场竞争。

在反垄断法发布一年多的今日,又耳闻某直辖市所属一区政府宣布,在若干一段期限内,消费者只要在其指定的九家商家中的任何一家,消费满200元,就可获得抽奖券一张,奖品为包括3辆奔驰轿车和150根金条。奖品总额为200万元,由地方财政负担。

且不论该区政府是否有权力将地方财政用于拯救当前金融危机给我国带来的冲击,本文只论这样的做法是否有违《反垄断法》第八条"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

在非常时期,我们曾看到不少地方政府曾推出消费券措施,免费发放给本地或外地的消费者,以帮助本地的旅游行业渡过难关。从这一措施中,我们看到政府出钱,但不对消费者的消费自由施加任何限制,她既维护了消费者的选择交易对象的自由,同时也在旅游行业的竞争者之间创造了良好的公平竞争的环境,每个旅游企业都需为获得这一消费劵而增加的市场需求中付出自己的努力,这些努力就表现为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否则,他们将失去这一增加的市场需求。

然在某直辖市所属一区的奖品措施中,虽然它具有与消费券的共同性质,即政府出钱刺激内需,但其不同与消费券的地方是,它不仅干预了消费者选择交易对象的自由,(消费者为了获取政府刺激内需而投入的巨额奖品,不得不放弃自身的选择,而与奖品活动主办方指定的商家予以交易)而且还排斥了众多的商家参与因这场由政府出钱而增加的市场需求,甚至还可能使他们失去原本应获得的市场需求(如某些日用品,消费者本可以就近选择经营者,但由于这一奖品活动,这些消费者便会抛弃他们,而投奔到主办方指定的商家)。由此可见,奖品刺激内需措施,客观上起着排除、限制竞争的作用。

反垄断法第八条规定的"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并不是抽象的、笼统的,我国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作出了对其作出了具体、明确的规定,其中第三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由此可见,本文作者认为,某直辖市所属一区政府推出的奖品措施,有违反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之嫌。


作者:沈幼伦,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上海润和律师事务所律师